资讯首页 新房资讯 本地楼市 德州新闻 楼市焦点 数据中心 国内楼市 工程进度 曝光维权 商业动态 政策法规 二手资讯 小房嘚啵嘚

再加速!齐河融入济南,或将在这二年!

2020-01-16 08:48:23 来源:齐河资讯

几天前,济南公布《争创国家中心城市三年行动计划》,三提齐河,并首次提出“与齐河全面融合”。除了共建黄河湿地公园、加快大西环建设、整合文旅和物流资源,济南与齐河的“全面融合”已经开始走出实质性的第一步。

回顾一年前,2019年的第一宗并购大案,发生在济南和莱芜之间:GDP8000亿的济南,并购了1000亿的莱芜。这波操作下来,新济南GDP扶摇直上,一举坐稳了山东省内第二把交椅,虽然还是被青岛压了半个头,但好歹不用再被烟台追着打了。这宗并购案给济南带来最大的益处,并不是获得了钢铁产业和土地资源,而是省会首位度的提升,脱离全国省会首位度垫底的苦海。

而最大的副作用,给了远在600公里之外的邻省省会南京。为什么?没什么,以后南京找不到垫底的了,在全国省会城市首位度排行榜上,济南长期垫底,南京是“二落(la)”,现在好了,新济南的首位度已然超过南京。于是,江苏省两会上开始不断有南京大学教授黄贤金等政协委员、人大代表提出提案,提出COPY济南模式,推进南京与镇江合并。其实,兼并莱芜,对济南来说还有一个欲语还休的“潜台词”——争创国中

在中国,国家中心城市的概念早在2005年提出,中规院认为,国家之间的竞争本质上是城市的竞争,所有的发达国家都有非常发达的中心城市,这些中心城市的作用往往超出了区域和国土。国家中心城市处于城镇体系中的最高层级,被称为塔尖城市,往往具备极强的国际影响力和区域带动性,能够享受更多的政策扶持、投资倾斜,可算是国家层面给予城市发展的终极大礼包。对于济南来说,兼并莱芜仅仅解决了首位度问题,争创国中,才是济南厉兵秣马多年的最终目标。

邻省省会南京、郑州,乃至省内的青岛,都是济南争创国中的竞争对手,群狼环伺,虎视眈眈,济南的压力不可谓不大,但摆在面前最大的问题却是——城市发展格局受限。早在2003年,济南首次确立“东拓、西进、南控、北跨、中疏”的城市空间发展战略,十七年过去,济南人口增速不大,中心城区却越来越堵。连续多年被高德地图研究院评选为“年度中国最堵城市”前十,人口疏解受限,生产要素流动受限,产业发展受限,城市布局受限。而这些,兼并了莱芜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。

参考副省级城市、计划单列市深圳,经济发展神速,面积却只有1997平方公里,不到新济南的1/5。当土地成为制约深圳发展的主要因素,无奈之下,深圳开启了扩容之路,2018年,拿下了“深汕合作区”468平方公里土地,尽管只是块“飞地”。

除了前面提到的南京,济南争创国中的另一个竞争对手厦门,失败案例也同样值得参考。中国最迷你的副省级城市厦门,面积比深圳还小300平方公里,从提出“争创国中”以来,其扩容需求同样十分强烈。早在2010年,厦门就提出“厦漳泉同城化”战略,效果不佳;2018年,又提出“闽西南经济协作区”,三地仍然各自打着小算盘,厦门的口号再次停留在纸面上。2018年,中央巡视组在10个副省级城市巡视时,点名批评厦门发挥特区引领带动作用不到位,厦门方面为此专门表态要着力客服“小岛意识”。

城市发展路途坎坷,当遇到限制因素时,解放思想,远远比结果更重要。当前集全省之力发展省会,如若不成功,能不能“成仁”很难说,大概率会“成笑话”。如果还坚持小富即安的小民思想,闭门造车不抬头看路,或者继续坚持“东拓”和“西进”,把城市框架从油条拉成面条,无疑是舍本逐末的举动。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的根本就在“北跨”,跨到哪里才算成功,就看济南的魄力了。

遥想二十年前,济南从德州拿走了济阳和商河,从彼时起,有关“齐河划归济南”的传言在坊间一直没断,只是来自官方的信号从未像如今这般强烈。

值得关注的是,在今时今日的中国,城市兼并不是济南的专属,随着做大做强省会、争当国家中心城市、扩大核心城市群辐射力,这三大战略成为全国城市竞争的主导规则,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城市希冀通过行政区划调整脱颖而出。

参考国内诸多案例,齐河回归济南,有多条路可以选。从近几年已经发生的城市合并个案来看,主要存在以下几种模式:

第一种,就是济南在2019年初刚刚实践过的,撤销莱芜原有行政区划,由济南整体管辖。

第二种,是撤销行政区划,按照历史地理因素将其拆分给相邻城市。

典型案例是2011年安徽省宣布“三分巢湖”,将巢湖市分别拆分给芜湖、马鞍山、合肥三市,合肥代管巢湖县级市及部分区县,一举成为区域性的特大城市。

第三种,保持原有行政区划不变,移交省会代管。

典型案例有,2016年5月,四川县级市简阳,由原来的资阳市划归成都市代管,以后大概率会直接改成成都的一个区;2017年1月,西安、咸阳两地建成区之间的西咸新区划归西安市代管,双城合并走出第一步。

我们暂且不去分析,以上哪个选择更贴合济齐两地的实际。只为陈述事实,济南齐河的两地“全面融合”,究竟还存在哪些可参考性。

几天前济南提出《争创国家中心城市三年行动计划》中3处提到齐河,和德州市政府年度工作报告中17处提到齐河,坊间百姓将之解读为:讲价还价,总需要有个过程

齐河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也算颠沛流离,时而归济南,时而归德州,可总算归济南的时间更长一些。

分久必合、合久必分。这句话用来解释济南、德州与齐河之间的城市历史,估计也是会应验的,只是要等多“久”的问题。当“用水灌溉”、“土地资源”不再成为障碍,仅剩下的或者只有“财政”这一个。

这几年,有媒体曾发文将济齐两地的恩怨纠葛比喻成:“邻家少妇很窈窕,隔壁老王快练腰”,其实对于济齐两地的历史来说,济南并不是“隔壁老王”,齐河回归济南是真正的“回娘家”。况且,就算是城市靠扩容谋发展,也并不丢人,灰头土脸才丢人,互相扼住脖子才丢人。君不见,现在的国家中心城市之一的武汉,当年可是由武昌、汉口和汉阳三地合并而成。三镇各取所长,武昌重文化,汉口重商业,汉阳以工业闻名,统一发展,相得益彰,在民国时迅速崛起成中国第一流的城市。直到今天,武汉在华中地区的领头羊地位仍不可撼动。

兼并是双赢,并不是打家劫舍,没有必要羞愧。而且,没有经历过流言蜚语和枪林弹雨,成不了将军。回顾整个历史长河中齐河的归属,划归济南只能叫回归,不能叫兼并。如今,省内的青岛已经给了济南诺大压力,争创国中、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、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发展三大国家战略在济南交汇叠加,济南风头正劲,德州成了胳膊拗不过大腿。

2018年1月,济南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获得国务院批复,齐河被规划为先行区西翼,却迟迟没有任何政策和实际项目倾斜,仍旧自力更生自食其力。2020年1月,济南发布《争创国中三年行动计划》首次提出“济南齐河全面发展”,第一步举措是与齐河“联手打造黄河湿地公园”,共建黄河生态保护与发展。如此,三大国家战略被当做杀手锏轮番上场,配合济南不断试探和冲击德州的最后防线。

眼看着济南北跨“十二桥一隧”之后,再加两桥(新增黄岗路黄河大桥、航天大道黄河大桥)几乎全部往先行区东翼倾斜。西翼的发展又快要成一张空头支票,德州自身又难以辐射齐河,如此,人人心中都有一杆明了地不能再明了的天平秤——放齐河回娘家才是两全其美。齐河回归,济南在政策、投资、交通、社保、工资、医疗等资源上扶持,齐河在促进生产要素流动、打开城市发展框架、产业补充和承接等方面反哺,这是济南兼并任何城市都无法获得的效果,也是任何人都无法逆转的光明大道。

人才、土地与资本,任何一座城市的雄起,都离不开这三要素。城市间的抢人大战和资本大战,我们都见多了,但其实,抢地大战一直在激烈地进行着,只是没有硝烟。未来的中国,城市/城市群规模必将越来越大,而人才和资本也必然向这些做大做强的城市集中。既然趋势不可逆,选择就变得十分重要:

去哪里,将决定我们以及我们的下一代,会站在什么样的人生起点上。

在此呼吁济南:切莫凉了德州,一定善待齐河。亦在此呼唤远方的游子——

详情请关注德州房产网(德州房产信息德州新房德州房产),点击德州新开盘,德州新楼盘,德州房价德州楼盘德州房产专题,轻松查看德州楼市资讯。购房、买房就上德州房价网!

用微信扫一扫,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热门楼盘